上一页

ⓘ 命運 (無字小說)




命運 (無字小說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ⓘ 命運 (無字小說)

(德語: Schicksal )是德國藝術家 奧圖 努克爾 唯一的一部 無字小說 ,此書首度由慕尼黑的 海豚出版社 於1926年發行。190張沒有文字註解的圖片敘述一位不知名女子的故事。她居住在20世紀初期一座德國城市,生活中遭遇到的不幸和貧困迫使她殺嬰、從事性交易及犯下謀殺。

此書為第一本採用鉛版版畫的無字小說。不同於以前較常見的木刻版畫,它表達出更明顯的角色深度和劇情張力。美國藝術家 林德 瓦爾德 即受此作的藝術手法啟發,先在1929年創作另一部名為上帝之人(Gods Man) - - 一本由木刻版畫表現的無字小說。瓦爾德不僅為此獲得成功,也連帶使命運1930年在美國的版本銷售良好。此書讓評論家留下深刻的印象,也是最廣為人知的無字小說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. 概要

書中主角為一名不知其名的女子,她在20世紀早期的德國城市過著貧窮、不幸的生活。她常在與他人的交際互動中淪為受害者 - - 尤其是和男人,像是她酗酒並會對其施暴的父親和讓她懷有身孕的銷售員。她因為謀殺自己不想要的孩子而鋃鐺入獄,卻在獲釋後成為一名妓女。最後她用斧頭殺死了一名男子,警察在她欲跳窗之際將其射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. 背景

奧圖 努克爾 (1888年-1955年)出生於德意志帝國的科隆。他曾在佛萊堡攻讀醫學,但是1910年起改為在慕尼黑研究藝術,為期三年。比起他的繪畫,他為諷刺性周刊 Simplicissimus 以及為湯瑪斯 曼和E T A 霍夫曼的書籍所做的插畫取得更大的成功。

1918年,比利時畫家法朗士 麥綏萊勒創作了第一本無字小說一個人的受難,並在隔年推出他篇幅最長且最為成功的作品Passionate Journey。這些書籍在德國十分受歡迎,1920年代當地就賣出數十萬冊。麥綏萊勒的木刻藝術從德國流行的表現主義汲取靈感,並且描繪出困厄中人們對抗不公不義的社會主義主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 製作與出版

努克爾的表現手法為在鉛版上刻下圖案而製成的版畫,這是因為他當時發現德國的木材供應出現短缺。如過在雕刻過程中發生失誤,鉛版能夠鎔化後再重新塑形,因此使用起來也比木頭更具有經濟性。命運即是第一本運用此技術的無字小說,努克爾為這本書印製了190幅黑白版畫。圖像的大小範圍從 2 3 ⁄ 4 乘 2 3 ⁄ 4 英寸(7乘7厘米)到 4 3 ⁄ 4 乘4英寸(12乘10厘米)不等,不過1926年在德國第一次出版時則是印在197乘172-毫米(7.8乘6.8-英寸)的日本和紙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1. 製作與出版 版本

  • Das Schicksal: eine Geschichte in Bildern(1926年)。慕尼黑: 海豚出版社
  • Destiny: A Novel in Pictures(2007年)。紐約: Dover Publications
  • Schicksal eine Geschichte in Bildern(1984年)。蘇黎世: Limmat Verlag
  • Destiny: A Novel in Pictures(1930年)。紐約: Farrar & Rinehart
  • Destin(2005年)。巴黎: Éditions IMHO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4. 風格分析

努克爾使用一種特別的工具,這種鑿子能在版上同時刻出多條平行的線條,為版畫賦予背景線條的特殊效果。不僅在尺寸,這些圖案聚焦之處也常有變化,從人物臉部特寫到人群的全貌都有描繪。

與麥綏萊勒的早期作品相較,命運將重點放在一名女子身上,而不是一名男子的處境。 林德 瓦爾德 認為努克爾的作品在角色刻劃和劇情發展具有更深刻的精神意義,藝術技巧也較高超。加拿大藝術家 喬治 沃克 則相信麥綏萊勒的劇情原創性較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5. 影響與評論

1929年,美國藝術家瓦爾德在紐約發現此書的副本,受其啟發他當年起開始創作自己的無字小說,頭一本就是上帝之人。此書和接下來的狂人之鼓使得更多無字小說得以在美國被出版,其中之一便是1930年的命運,它在美國有不錯的銷售成績。

學者馬丁 S 柯恩稱命運是無字小說中「也許是最令人憐憫……和最值得紀念之作之一」無字小說研究者大衛 貝洛納因它的劇情曲折、社會意識和聚焦於一角等因素,將此書評為「當代圖像小說的先驅」。評論家克里斯提安 加賽爾稱讚這本書的敘事效果,那讓這關於迫害、諷刺和具表現主義意識的故事具有尖銳、難忘的節奏,還提到這書可被理解為對其發源處威瑪共和國的諷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