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

ⓘ 漢字使用國間專有名詞互譯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ⓘ 漢字使用國間專有名詞互譯

漢字使用國間專有名詞互譯 (或: 漢字使用國間固有名詞表記 ),是指傳統上共同擁有漢字文化的華語(中国大陆、港澳、臺灣有不同)、韓語(朝鲜、韩国有不同)、日語、越南語相互間專有名詞(人名及地名)的翻譯和表記。這些國家的人名、地名等專有名詞多為漢字構成。當今,在翻譯相互間的專有名詞時,通常采用漢字直譯或音譯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. 概要

漢字文化圏内用漢字表記的專有名詞(地名、人名),翻譯到圈内其它地域時,以往通常按照當地相應的漢字讀法(通常採用音讀)來讀。但是這種專有名詞翻譯原則在近代以後產生了變化,主要原因是朝鮮半島和越南的漢字廢止。

漢字文化圈各國,按照 傳統 都將彼此之間的專有名詞(人名、地名等)中的漢字用各自的語言的漢字音唸出來。例如「日本(日語發音:nippon或nihon)」一詞在華語(北京話)、朝鮮語、越南語便分別唸作 (西貢)(Nhật Bản)。這是因為這些國家都用各自的漢字音唸「日本」兩個漢字。

就日語而言," 毛澤東”唸「 mō-taku-tō 」、" 濟州島”唸「 sai-shu-tō 」、" 阮福映”唸「gen-fuku-ei」。當然,這些讀法只能在日本語中通用,與當地語言(華語、朝鮮語、越南語) 的發音不相同。

對於中國大陸及臺灣等沿用漢字的地區的固有名詞,日本一般仍慣用日語漢字音讀法。但是對於越南、朝鮮等已經廢除漢字或者漢字使用率極低的國家的專有名詞,日本則日益趨於使用 從當地語言的讀音音譯 的讀法,這種讀音稱為" 現地音”。

日本傳媒於1980年代開始對南北韓的專有名稱改用 現地音 讀法,所以現在一律以現地音讀法為準。所以," 濟州島”按照從韓語的音譯唸作「che-ju-do」或者「 che-ju tō 」(" tou”為" 島”的日語漢字音)。但是,與歷史有關連的用語則往往不受此限制,如「李承晚线」及「光州事件」等則仍普遍使用日語漢字音讀法。近代以前的人名如「李舜臣」和「金玉均」等普遍仍以日語漢字音讀法分別唸作「ri-shun-shin」和「kin-gyoku-kin」,但現時教科書則有時將日語和當地 韓語 發音並列出來,有時乾脆只標出當地發音。

由于越南廢除漢字的時間比較長,所以日本對越南的固有名詞多使用當地讀法。現在日本稱越南為「 ベトナム (betonamu,從" viet nam”的音譯)」而非「etsu-nan 「越南」兩個漢字的日語漢字音讀法」。日文中的南北韓專有名詞會以漢字表示,並且在漢字之上用片假名註明當地(韓語)讀法,但越南的固有名詞則幾乎完全不用漢字表示。現在日本只會用片假名「 ホーチミン (hou-chi-min)」來代表「胡志明」,幾乎完全不用「胡志明」這三個漢字,亦不會按日語讀法唸作「kou-shi-mei」。另一方面,日本對於越南古代的人名、地名、歷史用語、古代寺院名稱、年號等則仍然使用日語漢字音讀法。

原則上,日語漢字音讀法一般使用漢音,但往往有例外,如臺灣的「高雄」 訓讀 為「takao」(其實這是因為在高雄原名打狗,此名實為不雅,而又與日語Takao讀音類似,故用漢字轉寫為高雄),「西太后」有時使用濁音唸「 sei-tai-gō 」,「金日成」、「濟物浦」亦分別使用促音唸作「kinnissei」和「saimoppo」,而「金正日」唸作「kin-sei-nichi」或「kin-shou-nichi」均可。

至于 中文 ,則一律把韓國、越南的人和事物以中文漢字音唸出來,甚至是日語的訓讀詞匯,也多采用中文漢字音讀法而非音譯。

現代 韓語 一般以當地讀法去唸華語地區、日本、越南等地的專有名詞。但對於有歷史關係的用語則使用韓國漢字音讀法,例如「豐臣秀吉」唸作「pung-shin-su-gil」,而著名的地名如「東京」亦常常唸作「tong-gyeong」。

就 越南語 來說,其一般以當地的讀法(即現地音)去唸日本、南北韓等地的專有名詞。但對于中國的專有名詞,則多以越南語漢字音來讀。對于涉及歷史的專有名詞,越南語仍多以現地音去唸日本、南北韓等地的歷史專有名詞,而用漢越音讀中國的歷史的專有名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. 兩種互譯方式

漢字文化圏内用漢字表記的專有名詞(地名、人名等),翻譯到圈内其它地域時,以往通常直接利用其原漢字,并按照當地相應的漢字讀法來讀。但是這種專有名詞翻譯原則在近代以後產生了變化,主要原因是韓國和越南的漢字廢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.1. 兩種互譯方式 漢字直譯

古代的日本、韓國、越南、琉球等國的專有名詞幾乎完全由漢字構成,且這些國家在古代也都使用漢字,因此在專有名詞的互譯時則比較方便,直接利用漢字即可,并按照本國慣常的漢字讀音來讀。這種互譯方式至今仍然存在,如中國現在在翻譯日本的專有名詞時,便直接采用其漢字,并按照中國的漢字音來讀。如,日本地名" 北海道/ほっかいどう ”(讀作: hok-kai-dō )其在日語中的漢字即為" 北海道”,現代漢語直接采用此漢字,并按照中國的漢字音讀作" ㄅㄟˇ ㄏㄞˇ ㄉㄠˋ/ běi hǎi dào ”。另外,由于南北韓和越南現在極少使用漢字而采用表音文字,所以這些國家進行的漢字直譯時,通常表現為直接用本國的漢字音表記這些本由漢字構成的專有名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.2. 兩種互譯方式 從現地音音譯或轉寫

近代以來,韓國和越南逐漸廢止了漢字,使得對這兩個國家的一些專有名詞的漢字直譯產生了困難,另外,日本、南北韓、越南的專有名詞中亦存在少量的固有詞匯,而這些固有詞匯并沒有對應的漢字。鑒于這些情況,採用音譯的方式逐漸增多。音譯,即按照對方專有名詞的當地讀音來翻譯。如,韓國地名" 서울 ”(讀作:seo-ul),是一個固有詞,無對應的漢字,以前中文多采用該城市的舊名" 漢城”進行表記,現在則在韓國人的要求下,采用音譯,即按照其當地讀音" seo-ul”進行音譯,翻譯為" 首爾”(讀音:ㄕㄡˇ ㄦˇ/ shǒu ěr )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1. 各國各地區的互譯情況 華語地區(以標準華語為通用語)方面

中文世界對於韓國和越南的專有名詞的翻譯仍然完全採用漢字。但是由於近代以降韓國和越南的漢字廢止,由於表面上無法分辨使用的是哪個漢字,從而使某些韓國、越南的源自漢字的專有名詞的翻譯產生了偏差,同樣在使用假名的日本人姓名的翻譯上,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。

日本女演員" 宮沢りえ ”、現代漢語通常翻譯成「宮澤理惠」。其實她的本名是「宮澤梨繪(日语: 宮沢梨絵 )」。這是因爲翻譯者判斷其名字「 りえ 」的發音用日本語通常表記為「 理恵 」,所以就用下去了。在對朝鮮半島和越南人名、地名的翻譯上也出現有同樣的情況,例如韓國女演員宋慧教(韓語: 송혜교 )在華人社會卻常被譯為「宋慧喬」,本名反而很少人知道,另外有不少韓國演員姓名都有好幾個不同的中文翻譯,卻未必是正確的。

對于用固有詞表示的專有詞匯,中國方面雖盡可能使用漢字表記(若存在),但有時采用音譯。例如韓國首都,舊名為漢城(한성, Han-Seong),為漢字詞,現代漢語直接使用其原漢字" 漢城”表示其名稱。1946年8月15日韓國發布城市憲章,並將其首都改稱為" 서울(發音為:Seo-Ul)”," 서울”為韓語固有詞,無對應的漢字,2005年以后,中國大陸、臺灣、香港等華語地區逐漸采用音譯的" 首爾”來表示該城市名稱(原漢城市議會宣布城市中文名稱更改,韓國政府追認通過,並希望世界共同更改)。同樣位於漢字文化圈的日本和越南,也曾使用相應的漢字詞表示其舊稱,如日語的" 漢城”、越南語的" Hán Thành ”(" 漢城”的漢越音)。漢城改名後,日本首先改用音譯表示其固有詞的名稱" 서울”,叫做" ソウル”(souru),越南語後來也采用音譯,由于越南20世紀40年代開始采用拉丁字母的拼音文字(國語字),其音譯則直接使用韓文羅馬字" Seoul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2. 各國各地區的互譯情況 南北韓方面

南韓對於中國的人名、地名部分採用現地音來音譯(如: 北京--> 베이징 Beijing),部分採用漢字音直譯、即把中國的人名、地名的漢字用韓語的音讀方法讀寫出來(如: 北京--> 북경 ),兩者時常混用。南韓對於日本和越南的人名、地名大部分採用現地音來音譯(如: 河內 Hà Nội --> 하노이 )。

北韓(以及中國大陸朝鮮族)對於中國、越南的人名、地名的翻譯,較之南韓來説,使用漢字音直譯的情況多一些。這亦影響到中國大陸的官方機構及南韓商人在中國的生活。舉例說:「吉林」按這兩個漢字的韓語發音是「 길림 」( Gillim ),無論是吉林當地的韓語出版物還是在當地生活的南韓商人,都一律採用「 길림 」這種寫法。可是,在南韓當地的報章,卻一律把「吉林」按其普通話發音寫成為「 지린 」( Jilin )。這使雙方在溝通方面出現不少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3. 各國各地區的互譯情況 對中文的專有名詞的翻譯

現代韓語主要使用諺文進行表記,漢字並非完全必要的文字,而多用於輔助場合。因此,在翻譯人名及地名時,現在南韓多使用諺文來表記。對中國的人名進行翻譯時,以辛亥革命的時間為基準,對此前的中國的歷史人物、地名等采用韓國漢字音進行表記,例如:

孔子→ 공자 (gong ja) 王安石→ 왕안석 (wang an seok) 曹操→ 조조 (jo jo) 長安→ 장안 (jang an)

辛亥革命以後的現代人物則以現代漢語音進行音譯為大原則,例如:

毛澤東→ 마오쩌둥 (mao jjeo dong) 胡錦濤→ 후진타오 (hu jin tao)

也有少量的中國現代人物采用朝鮮語漢字音直譯的,例如:

毛澤東→ 모택동 (mo taek dong) 蔣介石→ 장개석 (jang gae seok) 江澤民→ 강택민 (gang taengmin)

另外,對臺灣和香港的藝人姓名的翻譯的情況稍顯特別。過去,多采用韓國漢字音直譯其姓名。例如:

成龍→ 성룡 (seongnyong) 王祖賢→ 왕조현 (wang jo hyeon) 林青霞→ 임청하 (im cheong ha) 李連杰→ 이연걸 (i yeon geol)

然而,從英語名的音譯、從現代漢語音譯、漢字音直譯的現象也有混合存在的情況。例如:

葉蘊儀(英文名:Gloria Yip)→ 글로리아 입 (geul-ro-ri-a ip) 章子怡→ 장쯔이 (jang jjeu i)

這些翻譯,由于大眾早已習慣,所以也經常使用。另外,從現代漢語音譯、漢字音直譯同時接受的情況也有,例如:

張國榮→ 장국영 (jang guk yeong) [韓國漢字音直譯] / 장궈룽 (jang gwo rong) [從現代漢語音譯] 周潤發→ 주윤발 (ju yun bal) [韓國漢字音直譯] / 저우룬파 (jeo-u run pa) [從現代漢語音譯]

關于翻譯中國地名的情況, 原則上 采用現地音,即從現代漢語音譯。例如:

北京→ 베이징 (be-i jing) 天津→ 톈진 (tyen jin) 上海→ 샹하이 (syang ha-i) 杭州→ 항저우 (hang jeo-u) 潮州→ 차오저우 (cha-o jeo-u)

而對於一些中國大城市,尤其是有較多南韓人居住或工作的地方,往往也同時採用韓國漢字音直譯,例如:

南京→ 남경 (nam gyeong) 北京→ 북경 (buk gyeong) 上海→ 상해 (sang hae) 廣東→ 광동 (gwang dong) 山東→ 산동 (san dong)

曾經是外國殖民地的香港同澳門,則以英文音譯作準:

香港→ 홍콩 (hong kong) 澳門→ 마카오 (ma ka o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4. 各國各地區的互譯情況 對日语的專有名詞的翻譯

對于日本的人名的翻譯,原則上不分時代,一律使用現地音,即從現代日語音譯。例如:

源 頼朝/みなもと の よりとも (minamoto no yoritomo,源賴朝)→ 미나모토노 요리토모 (minamotono yoritomo) 小泉 純一郎/こいずみ じゅんいちろう (koizumi junichirō,小泉純一郎)→ 고이즈미 준이치로 (koijeumi junichiro)

由于這些日本人名采用了訓讀,因此與朝鮮語漢字音的差異很大。只有與朝鮮史關係密切的日本人名才部分使用漢字音直譯。例如:

豊臣 秀吉/とよとみ の ひでよし (toyotomi no hideyoshi,豐臣秀吉)→ 풍신수길 (pungsin sugil) 伊藤 博文/いとう ひろぶみ (itou hirobumi,伊藤博文)→ 이등박문 (ideung bangmun)

與翻譯日本人名一樣,翻譯日本地名的原則同樣是采用現地音音譯。例如:

大阪/おおさか (oosaka,大阪)→ 오사카 (osaka) 仙台/せんだい (sen dai,仙臺)→ 센다이 (sen da-i)

例外的是, 東京/とうきょう (tō kyō,東京)除了從日語音譯作 도쿄 (to kyo)外,也常使用韓國漢字音直譯的 동경 (donggyeong)。

對于與日本史相關的詞匯,採用韓國漢字音直譯、從日語現地音音譯的兩種方式都存在。例如:

幕府/ばくふ (baku hu,幕府)→ 바쿠후 (bakuhu) [從日語讀音音譯] / 막부 (mak bu) [韓國漢字音直譯]

當該單詞為日語音讀詞時,多采用韓國漢字音直譯的方式;當該日語單詞包含了訓讀時,則多采用從日語現地音音譯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5. 各國各地區的互譯情況 對越南语的專有名詞的翻譯

對于越南人名、地名的翻譯,原則上使用現地音音譯。漢字在韓國的文書中存在與諺文并用的情況,而現代越南則完全使用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拼音文字國語字。大部分情況下,翻譯工作則通過越南文國語字進行音譯。只有在知名度很高或是歷史名詞時,才有時併用韓國漢字音直譯。例如:

Việt Nam (越南)→ 베트남 (be-teu nam) [從越南語讀音音譯] / 월남 (wollam) [韓國漢字音直譯] Hồ Chí Minh (胡志明)→ 호치민 (ho chi min) [從越南語讀音音譯] / 호지명 (ho ji myeong) [韓國漢字音直譯]

當這些詞彙採用韓國漢字音直譯時,可以增加歷史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6. 各國各地區的互譯情況 越南方面

越南對於中國的人名、地名多採用漢越音翻譯。即把中國的人名、地名的漢字用越南語的音讀(漢越音)方法讀寫出來。對於日本和韓國的人名、地名多採用音譯,即直接引用其相應羅馬字的寫法。

日本前内閣總理大臣安倍晋三的名字用越南語寫作「 Abe Shinzō 」,這是用現代日本語的讀音來轉寫的表記方法。" 安倍晋三”這四個漢字用越南語的漢越音讀為「 An Bội Tấn Tam 」,但是這種表記方法一般不使用。朝鮮語亦有同樣的翻譯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7. 各國各地區的互譯情況 對南北朝鮮的專有名詞的翻譯

現代,越南對南北朝鮮的專有名詞大多采用從朝鮮語讀音音譯的方式,即根據韓語羅馬字表記法將朝鮮語單詞(諺文)轉換為朝鮮語羅馬字然後直接加以利用。然而,部分歷史名詞以及少數知名度很高的人名、地名等,則採用越南語漢字音直譯的方式,即根據該朝鮮語單詞的原漢字,找出其對應的越南語漢字音(即漢越音)而直接加以使用。例如:

후삼국 (hu sam guk,後三國)→ Hậu Tam quốc 。

另外,以上兩種翻譯方法并用的情況也是存在的。例如:

박지성 (bak ji seong,朴智星)→ Park Ji-Sung [從朝鮮語讀音音譯] / Phác Trí Tinh [越南語漢字音直譯] 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.8. 各國各地區的互譯情況 日本方面

由於日本仍使用漢字,日本對於中國的地名多採用直譯(漢音),即以漢音讀中國的漢字寫法。但有若干城市使用特殊的讀法,如南京、臺北、香港、北京等。對於人名,也主要使用漢音,但有時音譯現代讀法。此外,朝日新聞、讀賣新聞(由2011年12月26日起)使用片假名對中國人名標注現代漢語讀音的音譯,但集團公司的朝日電視臺使用的是日語漢字音。對於南北朝鮮和越南的人名、地名多採用音譯,即直接引用其相應羅馬字的寫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9570511850 商務印書館編 新華字典 1998年修訂本 1998年 北京 ISBN 978 - 7 - 100 - 02601 - 7 宮田一郎編訳 新華字典 第10版 日本語版 光生館 2005年 ISBN 4 - 332 - 80020 - 6 外國地名日本 漢字 表記列表 世界政區索引 漢字 使用 國 間 專有名詞 互 譯
  • 顾明栋 汉字的性质新论 顾明栋 西方语言哲学理论是普适性的吗 - - 中西关于汉语汉字悬而未决的争论 中国主题 语言学主题 國字 漢語 漢族 文字 文法 漢字改革 漢字文化圈 漢字復活 漢字廢止 日本漢字改革史 校對 中国文字博物馆 斯睿德 被稱為 漢字 叔叔 日語 漢字 使用 國 間 專有名詞 互 譯
  • 漢字 應用於 專有名詞 國 名 地名 人名等能用 漢字 併記 並用作區別 隨著近年來中國的快速發展以及韓國對傳統文化的推廣 表音文字諺文無法像 漢字 能表意區分 於是開始有一部分人試圖恢復 漢字 教育的主張出現 惟無具體成效 目前在韓國除了小學之外 只有法律專業才深入學習 漢字 南韓史學教育中 不再以箕子為其始祖 也以檀君為主
  • 荷蘭的正式 國 名為尼德蘭 Nederland 字面意義為低漥之地 因此也被意 譯 為 低地國家 或 低地 國 以普通名詞的單數形式出現時 即Nederland 通常指的只有這個構成 國 在歐洲區的領土部份 使用 普通 名词 的复数形式 就成為專屬 名詞